我的父亲
发布时间:2014-11-10 浏览次数:

孤身一人,背上行囊,拒绝父亲的护送,我学习独自面对未知的前程。在上火车的时候,我不舍得回头,便看到了父亲因稍弯的背而显得孤寂苍老的背影,我的眼眶顿时红红的,鼻子酸酸的。

我的父亲,在我的生命中留下的印迹是一辈子也无法抹去的。他的严厉与他的慈爱永远都在我灵魂的最深处,每次轻触,心中便溢满幸福与欢乐。

小时候的我,十分的调皮,不喜欢与同龄的女孩子一起嬉戏,而喜欢跟在我哥哥的屁股后头游荡。他去下河游泳,我便在岸上给他看衣服;他去偷瓜,我便帮他望风;他去烧人家的柴垛,我便积极地递火柴。我的童年便是在哥哥身后慢慢流淌而过的,无忧无虑,只有欢声笑语。

这么鬼灵精怪的我,自然没有少挨揍。那是我的脾气也特别的倔,父亲说我一句,我能还他十句;他打我一顿,我能半个月不和他说话。他对我便有些无可奈何,因此,我那时也得意了好久。

然而,一直对我无可奈何的父亲,有一次却被我惹恼了,让我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雷霆暴雨般的震怒。 我的母亲,他每次外出回来,便会带很多铜黄色的硬格子币,然后将它们都放在一个小盒子里,说以后用来打耳坠。那时的我,还只是六、七岁的孩子,并不知道那是钱——五角的硬币。我只知道那些格子可以买许多好吃的。于是,我便每次从小盒子里拿一些格子币到小商店里去买我垂涎已久的零食。

年幼无知的我,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错的,但是当我因此事被父亲吊起来而吓的痛哭流涕的时候,父亲严厉冷酷的形象也深深地刻进了我的心里。

在时间的磨砺,下人会慢慢褪去锋利之气,变得内敛成熟。我的父亲暴躁的脾气,在我和哥哥以及各种家庭琐事的打磨下,渐渐变得宽厚和温和。

我的初中是在镇里上的,骑自行车要用四十分钟才能到家。每天晚自习上到八点半,回到家约有九点,我一个女孩,父亲特别不放心,便每天走到路口来接我。整整三年,不论寒风冷雨,还是大雪纷飞,每次我骑车到路口,便有一闪一闪的灯光在那里荡,我知道那是父亲拿着手电在等他晚归的女儿。

流逝的年华是永不回头的,将父亲发上的墨色抹去,留下斑斑的灰白,父亲一天天的老去,我却在一天天的成长。

2013级汉语言文学  黄天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