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不同
发布时间:2013-09-22 浏览次数:

当情绪被控制。当悲观被打压。当我还未接触特权,困在父母拥护的牢笼里过得很好时,或许我会小小的伤春悲秋,无病呻吟一下。感叹自己的没有勇气。感叹一时的失意,一时的落寞,一时的被冷落与忽视,一时的寂寞与空虚。甚至感叹自己在狂风驱使下浓雾仍散不开的未来。那么,在这个时刻某一特定状态下的我,是不是你所歆羡的呢?当有时候我没空没时间没欲望去想到更多的困难与挫败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坐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帘帐。试图望着窗外白云飘飘的时代。

想一个人行走。去遥远的山脉或海洋或沙漠,看阿尔巴尼亚以及阿尔及利亚的山巅里寄存着谁的希望。天依旧是蓝的,云依旧是白的。不明白白天的壮怀激烈与慷慨陈词,到夜间就变得沉默不语与一片沉寂。蓝白之间,空中划过一淡白的飞机线,没有弧度的清浅。傍晚水潭里的天空,白云点点,似汽水里的小气泡。行走时,仰望天空,我是感觉不到自己是在行走着的。这个时候我就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瞎编乱造,让自己置身于思绪混乱的状态。思想似是被人偷走了般。

走与不走,没什么不同。

还是一样的步调,一样的街景。一样的单纯。一样的思念。

教学楼后日渐葳蕤的灌木丛林。我总在想,我要是偷偷藏进了你能找到我麽?我在里面看着你在外面踱着步子,我是必然高兴着的。尽管日光倾泄,还是遮掩不掉某处暗藏着的不可逆转的冥思苦想。思考着,忖度着。我发现,原来我除了拥有时间,我一无所有。心中隐约对生命的实质产生质疑与恐慌。我是害怕生活单调的。甚于害怕死亡。一起叫嚣骄阳的虫鸣鸟语必定是为我们而歌。静谧的深夜,虫儿的低语,风儿窗前微抚,月光倾洒。深夜全然是自我的。没有别的可以侵扰这片宁静。一直觉得学校湖边灯活起来,间隔的光亮深入人心的吸引我去探寻。

去与不去,没有什么不同。

到如今也仍然记得光亮笼罩的石板上的青苔,它依旧在那里忠实的陪守在湖岸。我是要再去几次的。

一个弱柳扶风的背影是你留给我的?神秘的。独特的。惹人怜爱的。我可以有自己的坚持。我是这么和你说的。我会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用不同的方式让他小小高兴,小小骄傲一下。我是美丽的,也不想你留给我落寞的背影。我要你的笑。

又回到去年初雪那晚。昏黄的灯光,穿越寒风,穿越飘雪,穿越距离,到达了隐藏着的不肯露面的点点繁星。眨巴眨巴眼,你的脸印在时空里伴随着一点笑。抽屉里那本泛黄的日记本,承载着我一个人的幸福。我很累可我愿意坚持。不用拼命追逐。我可以再向前走一点点,一点点就可以了。

窗外阴阴的。风吹的我有点冷。想必是已经到了秋天天气转凉的缘故。内心颇有悲楚之感。它是莫名的,没有道理的。有时希望这日子早走一天是好的,有时我又希望他慢一天就好了。

总有一天,我可以找到那条路。放眼望去,无边无际。

2011级对外汉语  李伟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