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7-04-12 浏览次数:

那一汪像极了满月的水塘,似是盈于其前的图书馆月亮门的一个化身。年年岁岁它仰望着这扇门里来来去去的学子如一尾尾迁徙的鱼儿般在知识的海洋里溯游而上。内心莹莹明镜倒映着往来复返所有的秘密。

正是初秋时节,空气像是滞涩了一样,微微透着未褪的暑气。草木的气味更浓。在前不久,这汪水塘的边缘露出了青色的砖石,触摸上去犹砂纸般粗糙。

它静默良久,紧紧怀抱着它在漫长的炎热后幸存的原住民,这些住民们笑起波纹。它们都兴奋啊,等待完这一天的来临。

“轰—”灰色的天空深处有恢弘的离别曲响起。紧接着,一滴,两滴,三滴……它们纷至沓来。这汪水塘恨不得自己的胸怀再大一点,好容纳更多要停驻的迁徙者。那是来自五湖四海的雨水,它们有不同的家乡,不同的颜色,曾经经历了不同的故事。

而如今在云中经过漫长的迁徙,它们已然降落,寻找崭新的归宿。

水塘漾起无数圆波,原住民围成一个圆圈敞开接纳这些流浪者的怀抱。镜面上映现无数的锁孔,锁住这汪水塘和月亮门都知道的,一个圆啊起点亦是终点。这些锁孔因新雨来到也慢慢地消融了。难题是无止境,复返来往总有迁徙者于此停驻将其解开。

云层散去,红日偏西。这汪水塘仍焦急的渴待。其上石板阶梯,流水潺潺如泉。枝上叶檐有更多的水滴跃下。它们和那静悄悄的流水一齐完成了余后的徙,融入塘的臂弯里。

那汪水又漾起微笑了,如满月一样圆,月满一样盈。夜幕降下这潭水是墨汁一般的黑,月亮门前点起霞红色的灯是蜡。继而困乏却欢喜。迁徙过后,也该休息了吧。

于是那一汪化身石砚的塘抱紧了怀里它已一视同仁的水滴,满足地睡去,岁岁年年。

(2016级汉语言文学  江楠)